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秋痕

时间:2019-07-13 22:46:4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我站在奈何桥上,俯首望去,无数的冤魂在忘川河里凄叫。“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孟婆用浑浊的眼睛是非是的盯着我。我叹了一口气,用手揉搓着食指上的戒指:“我想再见见我的女朋友杨萌”。杨萌和我是高中时认识的,一直谈了八年。一个星期前,决定的我准备向杨萌求婚了,没想到戒指滚到了马路上,心急的我去捡却不料被迎面而来的车给撞了,连她一面也没见到。

“好”,孟婆听了我的愿望,挥了挥手。

“看完以后就去投胎吧”。我点了点头,看着半空中渐渐清晰的人儿,眼底一片悲哀。

此时杨萌坐在咖啡厅里,和一个人高兴的聊着天,我的嘴角冒出一抹弧度,还好小萌没有太伤心。正当我准备收眼时,和小萌聊天的那人站了起来,而小萌则亲密的亲了亲那人的额头,并挽过那人的手走出了咖啡厅。

我征住,有些不知所措:离我的死亡还不过三天,小萌就令究新欢了?不对,小萌应该不会这样的,一定是误会…但……“可以了”。孟婆又挥了挥手,雾气消失了,然后向我端起一碗汤,说:“喝了吧,喝了就什么都忘了”。

“不”!我愤怒的推开了孟婆汤,在随着声音的滚落声,怒吼:“我要去找杨萌”。

然后不顾一切的向阳间奔去。一道白光过后,我已身在家中,四周什么也没变,只有客厅里摆着我的遗像,突然房间里响起声音,穿过房门,看见杨萌和那人躺在床上,大怒:好一个奸夫淫妇。我走上前,推开那人,竟然发现能触碰到身体,正当我惊讶之余,那人叫出了声:“段原”,我大梦初醒,看着床上的样貌,惊讶万分:“王辰”?王辰和我是大学同学,一直对我和杨萌很好,但在毕业之后,王辰突然消失不见,我们因此断了联系,他为什么在这出现,令我非常疑惑。

“段原”杨萌红着眼睛看着我,我晃过神,愤怒不已:“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对得起我吗”?杨萌抹了抹眼睛,哽咽着说:“不是这样的”。王辰拉住我:“其实这是我们精心布局的”。“什么”?我楞住了。王辰继续讲:“几天前,杨萌联系我说你出了车祸,我便急着从乡下跑了回来”。

王辰又看了眼杨萌:“当时杨萌正参加着你的葬礼,看着火化的你昏了过去,醒来后又一直抱着你的骨灰,打死也不去休息”。王辰顿了顿又说:“所以,我就告诉杨萌,我有办法让你回来,但只能见一面,而杨萌立即点头答应了”。

“你是说,你们这样做就是为了让我回来”,我看着王辰,惊讶万分且疑惑不已:“那你怎么知道我会回来”?王辰笑了笑:“我这次消失无踪,就是要回家去学家乡的一种诡术,这个诡术可以通过看死者骨灰在有用的地方被吹走,来判断这个人还有没有什么遗愿未了,虽然我学艺未精,但为了杨萌,我还是上演了这场戏,引你归来,说实话,这几天弄得我腰酸背痛的…”。

“嗯”,杨萌看着我渐渐平息的眼神,点了点头,然后扑进了我的怀抱:“段原……”我拍了拍她的肩,皱了皱眉头:“小萌,对不起,不应该误会你,不要为我伤心了”。这时,床边突然出现两个阴兵,他们看着我,其中一个说:“段原,该走了”。我不舍看着杨萌,她拉住我的手:“不要走”。王辰拉住杨萌:“让他去吧,他要去投胎了”。

我转过身去,不敢看杨萌伤心的脸庞,突然,我想起什么,转身迅速单膝跪下,盯着杨萌诧异,深情地道:“小萌,嫁给我吧”。然后递上一直被我抚摸的戒指。

杨萌捂住惊讶的嘴,既而眼泪留下:“我愿意”。然后慢慢地伸出了手,替她带上了戒指,然后站起身走向王辰,递上戒指:“替我好好照护杨萌”。杨萌十分惊讶,但在王辰的眼神示意中并没有说话。奈何桥上,孟婆看着平静的我,递过一碗汤:“还有什么心愿未了?”我笑了笑,重有百万不舍,到也要放手。

男科资讯
昆明治疗癫痫研究院哪家好
癫病发作的症状表现有什么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女人 如何编写微信小程序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