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春秋心眼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4:09:4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我幼年的时候,小伙伴李念才给我讲过他舅舅经历的一件奇事,他一再叮嘱我不要告诉别人。很多年以后,在一个深秋的夜晚,我喝着浓茶,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想起了李念才,想起了他给我讲的故事。想来,李念才也该结婚生子了,幼年的承诺想必已淡然了,现在把这个故事讲给大家,他该不会怪罪吧。  李念才的舅舅姓张,是个秀才,读了不少诗书,乡亲们都叫他张生。张生的父母早亡,没留下多少财产,他不懂得经营敛财之道,而且手无缚鸡之力,仅有的二亩薄田也给了同族的兄长耕种,没多久便家徒四壁了。这位兄长每年秋后挑来一担苞谷作为酬谢,他用这担包谷煮成薄粥养活自己,把长衫里面的身子骨养得非常单薄,长期以粥果腹不瘦才奇怪啊。张生身上的破旧长衫长年不浆洗,仿佛有人在衣衫上画着朵朵云彩。衣衫上缀着几个不靠色的补丁,好像天空被捅了几个窟窿又被补上了。他身后常常跟随着几个小顽童,效仿他满口之乎者也,人们都说村里出了个书呆子。眼看张生过了成家的年龄,也不见媒人上门提亲,谁家愿把女儿许配给他呢?  张生虽然贫穷,但是很有志气,也很用功,一心考取功名。他效仿孙敬和苏秦头悬梁锥刺骨,刻苦攻读,丝毫不敢懈怠。可惜张生命运不济,连考了三年,连连落地。张生一次从京城回来后,本来单薄的身子骨瘦成了一把枯柴,还增添了饮酒的嗜好。他把活命的苞谷换成酒,苞谷没了就赊酒喝,整日借酒浇愁。他举杯问天,为何苍天对我如此不垂青?又拍拍干瘪的肚皮,我这满腹诗书,难道就伴我入了土不成?酒醉后,他乘兴奋笔疾书,写出一篇又一篇俊秀文章,日复一日,堆积在炕上的草纸有两尺多高。  李念才的母亲是张生的姐姐,嫁给离此二十里地的村子,家境还算富裕。她得知张生的境遇后,经常周济些吃食酒水,鼓励他不要气馁,张生才得以维系生活。  转眼又到了进京赶考的日子,李念才的母亲给张生凑齐了盘缠,祝福他此去榜上有名、光宗耀祖。张生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告别了亲人,孤身上路。  路过静海县,突然间天色变得黑黄,随后起了狂风,紧接着雨点子打下来,张生荒不择路,一脚深一脚浅地抱着书箱乱跑,隐隐见到黑暗中有一处灯光,就跌跌撞撞跑了去。  亮灯的是一家农舍,开门的是一位弓腰驼背的老丈,因天色昏暗,看不清模样。张生说自己是进京赶考的秀才,适逢天气突变,荒郊野外无处可去,请求老丈借贵舍避雨。老丈心地善良,见张生一身湿淋淋的狼狈相,便把张生让进堂屋,朝厢房喊道,秀儿,有客人来,快烧水做饭。然后取出自己的干爽衣服让张生换了,张生冻得浑身发抖,也不推辞。  不大会儿,水烧开了,老丈泡好香茶,几杯热茶下肚,张生感觉身子渐暖,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悲凉心情也被暖热。二人喝茶闲谈,老丈自称姓佟,祖籍山东淄博县,祖上出任过登仕郎,曾祖父那一辈迁到天津静海县为官。到了自己这一辈也在官场任职,因看不惯官场黑暗,得罪了幕僚,便回乡务农了。谁承想祸不单行,妻子患了一场大病不治而亡,膝下仅有一女唤作秀儿。听了老丈的话,张生同情之余,感叹仕途艰险,前途渺茫,考取功名的欲望淡泊了许多。  良久,天气仍不见转晴,雨点子一阵紧似一阵。这时灯油将尽,老丈为油灯添油,张生夸奖这盏油灯古朴雅致、做工精巧。老丈叹道,祖上传下来的物件只剩这盏油灯了。  豆油的香味扑鼻而来,张生的肚子咕咕直叫,张生暗叹,自己满腹诗书,也不能充饥,这肚子,充其量是个酒囊饭袋。老丈忙催问,秀儿,饭做好了么?厨房里传出娇羞的声音,这就好。话音未落,饭菜的香气从厨房飘来,掩盖了豆油的香气。一位村姑把碟碟碗碗一一端上来,张生借着油灯的光亮,偷眼瞄了村姑,暗暗吃惊,穷乡僻壤居然有如此俊美女子,都说书中自有颜如玉,哪比得了茅舍一村姑!  老丈显然是位豪爽之人,捧出酒坛,说道,人不留客天留客,如此风雨之夜正好吃酒。酒坛刚启封,酒香便溢满全屋,啜饮入口顿觉醇香绵柔,不用问,定是陈年佳酿。秀儿烹制的菜肴虽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但味道奇鲜无比,真是世间少有的佳品。张生频频举杯、连连举箸,赞不绝口。  二人推杯换盏,谈起诗书典故,又把话题扯向天南海北的奇闻秩事,谈得非常投机。酒喝下大半坛,菜也见底,张生发现秀儿躲在屏风后偷听,便借着酒力发作,称赞秀儿美貌,可比昭君落雁、西施沉鱼。老丈开怀大笑,连说见笑了,相见即是缘份。  酒足饭饱之后,秀儿过来收拾残羹冷炙。张生忍不住伸手去拉秀儿的衣袖,被秀儿轻轻甩开。秀儿也不恼怒,只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顾自收拾。老丈眼花,又喝了酒,没有看到。  张生与老丈同睡一炕,老丈刚躺下便鼾声大作。张生盖的被褥很松软,比自家冷炕薄衾舒服许多,可是却毫无睡意。他闭上眼睛感觉天旋地转,睁开眼又念念不忘秀儿美貌,哀叹自己命运多蹇,翻来覆去哪里睡得下。于是起身拨亮豆油灯,铺纸执笔,写成一篇赋。大致意思是描写静海天气的变幻无常以及老丈的品行正直与热情好客,更主要的是着力渲染秀儿的美貌,感慨自己怀才不遇,无缘仕途,无缘结识美人。写完,窗外的雨声住了,夜虫低呤,老丈的鼾声不断。  张生仍无睡意,起身推门来到小院。一轮明月挂夜空,夜空如洗,空气清新,心旷神怡,顿时酒意消去大半。这时院内有扇窗户透出光亮,窗纸上影影绰绰映出少女发髻的轮廓,张生认准是秀儿闺房,不禁心中狂喜,老天有眼,赐我向秀儿表达爱慕之情的良机。他轻轻走过去,正欲推门,忽听一个声音说道:色眼开了,色眼开了。张生环顾四周,并无一人,好生奇怪。  张生倚仗有酒壮胆,不觉恐惧,伸手再推秀儿闺房的门。这个声音又响起:慧眼合了,慧眼合了。这下张生酒醒了大半,消了私会村姑的念头,深深懊悔自己行为不检点,转身回房和衣而卧。老丈鼾声均匀,还在熟睡。张生听那声音又说:色眼合了,色眼合了,慧眼又开了。张生心想人做事,天监视。此话果然不假。  张生不睡了,想听听这声音到底还要说什么。旋即,这声音说道:慧眼开了,但是权眼不开,即便才高八斗,科举也不会有希望,真是可惜。更不消说钱眼了,闭得紧紧的,命里无财啊。今日色眼顿开,倒在情理之中。  原来自己的权眼不开,难怪屡考不中。张生不由长舒了一口气,叹道,早知命该如此,回家饮酒作文岂不快哉!何苦劳累奔波,既辜负先父,又害姐姐费心。  这时,豆油灯芯轻轻一炸,一个半寸来高的小人儿从灯芯里跳到桌面上。这小人儿,青衣青帽青布面软底靴,细看容貌,面如冠玉,鼻直口方。张生正惊愕时,小人儿说道:何必叹气呢?  张生顾不得恐惧,答道:我家境贫寒,先父叮嘱我努力考取功名,出人头地。没想到命中注定与功名无缘,所以叹气。  小人儿说道:我是管辖人心眼的官,我姓尚,叫我尚心官就可以了。我阅遍人间各式各样心眼,你的心眼中唯独慧眼大开,其它心眼或狭小或紧闭,真是世间凡人少有,甚为钦佩,特来指点一二。今日教你色眼初开,你可品味人间情爱,正所谓情窦初开。  张生恍然大悟,原来是尚心官点化自己。问道:小生不才,也算读了一点点诗书,略有心得。可是对人的心眼却不甚了解,可否指点一二?  尚心官说道:人分三六九等,而人心为两种,一为圣贤,一为凡人。圣贤人心有两眼,一个是善眼,一个是慧眼。凡人心有五眼,分别是善眼、慧眼、权眼、钱眼和色眼。这就是世人常说的二五眼。张生点头称人心玄妙,难以琢磨。又问:人们说某人心眼小、小心眼,大抵是吝啬之意,又做何解?  尚心官答道:心眼有大有小,大则通达,小则滞涩。吝啬之人,心眼俱小矣!豁达之人,反之!  原来是这样啊!张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尚心官又说道:文曲星君看过你的文章,甚为夸奖,美中不足的是多有怀才不遇的情思。虽然比不上唐代李白,日后也称得上是一位酒中仙。我携带了天上的美酒佳肴,趁着夜深人静,何不畅饮一番?  张生听说有天上美酒,眼前一亮,说道:今日有幸品天上美酒,此生无憾!  尚心官从桌上跃下,摇了摇身子,眨眼间长至八尺开外,与张生相对而坐。他从怀中取出一只银色酒壶,又取出两只银色酒杯,然后接连从怀中取出一碟碟菜肴。张生看得眼花缭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暗自狠狠掐了大腿,生疼,确定这不是梦中。他挑亮豆油灯擦亮眼睛,仔细观看菜肴、器皿,碟碟菜肴色香味俱全,件件器皿精雕细琢、玲珑剔透。  壶中美酒倒不尽,碟中菜肴取不竭。尚心官的酒量非常大,连喝了十七八杯,仍无半点醉意。张生已经和老丈喝过一次酒,这连喝第二次,略显醉态,可是仙酒甘甜无比,二人执手对饮,不禁又连喝了十几杯。  酒到酣时,尚心官从怀中取出夜明珠,屋里顿时亮如白昼。尚心官起身施礼,请张生作文。张生饮了琼浆玉液,文如泉涌,洋洋千言,一气呵成。其中有两句:此生饮得天上酒,来世何求人间醴。尚心官说要拿此文请文曲星君批阅,张生当下谢过。  张生一时兴起,恳请尚心官领自己见识一下人的心眼,尚心官点头应允,随后把杯盘一件件收到怀里,见张生对酒杯爱不释手,便将酒杯送与张生。张生万分感激,将酒杯小心翼翼放到怀中。尚心官把夜明珠收到怀中,屋子暗了下来。  这时老丈仍轻微打着鼾。  尚心官拉着张生的手,张生觉得四周的东西变得越来越大,原来自己和尚心官一样缩成了半寸来高。尚心官牵着张生的手说道,随我来。然后往灯芯中一纵,只听豆油灯炸了一下,张生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到处都是从没见过的新奇建筑。  尚心官说这是我的辖区,你想看谁的心眼呢?张生说我非常敬佩孔夫子,先瞻仰孔夫子的心吧。尚心官紧握张生的手叮嘱他不要睁眼,张生顿觉耳边生风,风吹在脸上有些疼。突然风住了,尚心官说可以睁开眼了。张生看到一颗大如紫茄的心,上有两眼,一眼大如栗枣,一眼大如凤梨。尚心官讲解道:这只如栗枣般的眼叫做善眼,而这只大如凤梨的眼叫做慧眼。孔子是圣人,大智者,所以心中慧眼颇大。可是他处于战乱时期,参与战事,难免致人于死伤,难逃于世事纷争,善眼就小了。张生感慨了一番,围绕着孔圣人的心转了三圈,果真没有发现其它心眼,不觉称奇。  接着张生又要求看佛祖的心、帝王心、平民心。尚心官满足了他的请求。  佛祖释加摩尼的心有两眼,慧眼与善眼皆大如斗。汉高祖刘邦的心,也是五眼。张生问尚心官:刘邦是汉高祖,怎么也是五眼?圣人不是仅有两眼吗?尚心官说道:自古帝王将相皆凡人,同是五眼啊。你看刘邦,权眼大如李,而善眼小如米。再看那潘仁美之类的奸臣,心上善眼仅仅剩下点儿痕迹。而西门庆的心眼之中,色眼巨大如碗口。张生暗想,适才我在秀儿家中,我的色眼是否也是如此巨大?不禁面色通红。尚心官仿佛知道张生在想什么,笑道,你的色眼仅如豌豆大小,与西门大官人相去甚远!  张生避开话题,问凡人心在何处?尚心官说随我来。这是一排更大更宽敞的屋宇,屋内几架密布,整整齐齐阵列着大如拳头的凡人心。尚心官一一看去,心上之眼皆小如豆粒,不禁恍然大悟,原来凡人皆小心眼矣。  不想看看自己的心在何处么?尚心官边说边携着张生的手来到了一处幽静的屋宇,屋宇四周弥漫着淡淡酒香。尚心官悠悠然然地说道:你的心和李白杜甫唐伯虎刘伶等人的心皆存于此处,自己去看吧。说罢,把张生轻推进门,而自己却在门外驻足。  张生从这些慧眼皆大的心中找到了自己的心,慧眼大如栗,善眼如苞谷,色眼如粟,权眼和钱眼似是睡了没睁开的样子。张生突然暗生私念,偷眼看尚心官独自在门口踱步,便将权眼和钱眼轻轻扒开如苞谷大小,然后装做若无其事的走出来。  这时,雄鸡报晓,尚心官说道,你的愿望达到了,该回去啦!咱们就此别过。说罢伸手推张生,张生猛然摔倒,一惊,原来是伏在案几上做的一场梦。张生看见豆油灯火忽闪了几下,细细回忆梦中情节,犹如眼前,一摸怀中,硬硬的,取出来一看,果然是一只银杯。这只银杯上镌刻着游龙戏凤惟妙惟肖,映着昏暗的灯光熠熠生辉。  老丈已然晨起,走过来把豆油灯熄灭、捧走。秀儿燃起柴禾烧水煮粥,炊烟在晨曦中袅袅升起。张生换回自己的长衫,发现长衫已经浆洗干净并且烤干,还新添了针脚整齐的补丁,原来昨夜秀儿为自己缝长衫时的身影映到窗上,不禁对秀儿感激万分,又对自己深夜欲推秀儿门的卑劣行为深感羞愧。  张生夜间饮酒过多,清晨吃粥分外香甜。为了感激老丈父女收留款待之谊,张生取出怀中银杯相赠。老丈笑道:能与君相识实在是今生有缘,一顿便饭不足挂齿。君子不夺人之美,还请收回银杯。张生说此去如果有幸考取功名,小生斗胆请求老丈,将秀儿许配小生,希望不要拒绝小生的真心。老丈回头看见秀儿低头害羞的样子,爽朗笑道:命里姻缘天注定,这要看你们的缘份啦。 共 626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治疗原发性早泄常用到的方式有那些
昆明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http://kmdx.qm120.com/lj612/
颞叶癫痫病会出现哪些症状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明星 微信小程序有什么用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