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第二次握手小说连载7

时间:2020-01-26 13:33:1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第二次握手】“小说”连载(7)

第二次握手小说“手抄本”是我在七十年代末,收录在笔记本上的“手抄本”之一。

014

接上篇

“我只能说,我作为一个女性,看着丁先生真难受!”小姚的眼圈红了,有点哽咽。但她很快控制了情绪:“宾馆大门口,就有邮筒。但是,我看了信封之后,有所犹豫,有所考虑。我想既然收信人是‘苏冠兰教授’则只要信件能准确无误地,和尽早送达收信人本人,什么方式不行呢?为什么不能由我亲自送来呢?我打请示了领导,他们立刻表示同意,还给我派了车......”

“小姚与我们在中约好,一起来了。”鲁宁插话,“我想,这是姚慧梧同志,生平次当邮递员。”

“也是一次。”小姚笑笑。

很大的牛皮信封,中间竖印着红框,左侧下方竖印着红色手写体汉字:中国科学院。

牛皮纸信封右上角,贴着一张面值四分的邮票,邮票下竖写着“本埠”中国医学科学院实验药物研究所,中国红框内写着“丁缄”苏冠兰剪开信封上端,掏出一叠信纸,信纸的折叠方式,跟每天收到的和北京一样,信纸上方都横印着“中国科学院”字样......

一页页信纸在人们手中无声传递。听得见人们的丝丝鼻息,还有人低声啜泣。

冠兰弟弟:

让我再一次,也是一次沿用这个称谓吧。过去三十年里,这个在我笔下出现过的几千次称谓,曾经是我精神的寄托和生活的力量,是我胸中无穷无尽,美丽梦想的源泉。你的名字镌刻在我的心灵上,伴随我度过几乎全都青春,度过的一段生命历程,度过难耐的寂寞和漫长的孤独,度过漂泊异国的四分之一世纪,度过身陷囹圄,甚至面对死亡的威胁的十几年!在你我之间的爱情支持下,我从一个无知少女,终成一位迈特纳式的,堪称出色的女科学家。也是凭借这种爱情,我才得以顽强拒绝了,那么多杰出男子的钟情眷恋和狂想追求......

可是今天,铁铸的事实摆在面前,我还能说什么啊!黑格尔说:“爱情在女子身上,特别显得为美丽,因为女子把全部精神生活,和现实生活,都集中在爱情里面和推广成为爱情,她只有在爱情里才能找到生命的支点。如果她在爱情方面遭到不幸,她就会像一道光焰,被阵狂风扑灭。”这段话,用在我身上是多么贴切啊!是的,漫长的三十年里,与你的爱情不仅是我的生活和事业的支点,还是我生命的支点。因此,回到北京后的现实,所遭遇的巨大痛苦和不幸,几乎使我彻底崩溃,几乎像狂风般吞噬了我的生命!

这几天,我一直在冥思苦想,想了几千遍,想了几万遍,但仍然想不出,对我这样一个极端忠实的人,命运何以如此残酷,如此不公!我那么认真地对待生活,生活却如此无情地伤害我!我找不到答案,也不想再找答案,因为我要走了,到一个遥远的地方去,那里没有欺骗,没有背叛......

你不要多心和担心,哪怕在痛苦,绝望的日子里,我也顽强地珍惜生命,对科学充满追求,对祖国充满热爱。这一点至今不曾改变,永远也不会改变。我只是不能再留在北京了,一九三四年夏天,我来过北京一次,待了三天,你想必记得,那次我为什么来北京,以及那次北京之行,和你的泰山之旅,彻底改变了你我一生的命运!我不能留在北京,因为旧时的景物,太容易引起我的惆怅和痛楚。我将永远离开北京,再也不回来,只有这样才可能把不堪回首的过去,埋藏心底,同时避免触痛和伤害一个无辜的女性......

美国扣留了我的全部财物,我并不惋惜,惟独没收你我的“爱情信物”即多年积攒的信件和信件照片,还有我不远,带去美国的兰草,使我心碎!但在知悉了事实真相的今天,我倒是平静了。爱情本身早已不复存在,“爱情信物”还有什么意义?要说“信物”我的独身至今,不是尊贵的信物吗?

听说我有意离开北京,凌老师建议我去杜布纳研究所,任副职。我刚从异国回来,怎能又到另一个异国去?我深信不疑,并将致力于中国本土建起多少座,远远超出杜布纳规模的研究所,多少高水平和大规模的其它核设施。由于命运的安排,一九四六年之后,我在美国虽然失去了自由,却一直没有失去掌握信息和从事研究的机会。因此我的知识并未陈旧过时,这使我得以更好地,为中国核物理的教学和研究效力,为我国核能技术的,和的研制作出贡献--即使在我离开北京之后,这个初衷也不会改变。

我的归国是为了祖国,也是为了你。远在大洋彼岸,异国他乡二十五年,九千多个日日夜夜,我时时在想念你,天天期盼着回国。我渴望在把全部知识经验和才能,奉献给祖国的同时,把自己的爱情完美无缺,奉献给你!可是我终于明白了,你已经失去了接受的权利,也将再度失去你,永远失去你!

在那个遥远的地方,我会努力忘却,永远忘却,忘却你,忘却过去的一切。希望你也这样,忘却我,忘却过去吧,好好生活。那天我看见你晕倒,感到强烈的震撼!我由此看出你灵魂深处良知未泯,其情未泯,你的心中还有我,还有琼姐--即将是万般的无奈和痛苦,我从中也稍觉一些温暖和慰藉。无论如何,我当初毕竟没有看错人。从中也看出,我继续留在北京,对你的健康不利。我永远离开北京,说到底也是为了你好,为了你能更平静地生活和工作。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我总是为了你好的,只要对你有益,有好处,有帮助的事,我总是尽力去做的。今天和今后,直到生命的时刻,这个初衷也不会改变。

譬如近,我离开北京的意愿,和选定的目的地都已确定,迟迟不动身,是因为对你的病情不放心。直到明知你即将出院,我才决定启程的......

015

全信到这里戛然而止。一共六张信纸,一张还剩一半儿空白,因此看得出信已写完,没有缺页,但显然字潦草,而且笔尖竟使纸面出现凹痕。一些字迹漫漶之处,大概是曾经被泪水浸染的缘故。像当年那样,像历来那样,这封信间夹杂着几个英文过德文词汇,但总算都能看清楚......

奇怪的是没有签名,也许是忽略了或忘记了,但也可能是有意这样做,不是说为了忘却吗?那就从这里开始吧。

叶玉菡擦净眼泪,闭目沉思。过了一会儿,人们都看完了这封信之后,她举目望着鲁宁,“琼姐要去‘遥远的地方’是哪儿啊?”

“云南高山站。”“你怎么知道的?”

“我不是副部长吗?”鲁宁的口气略含自嘲,“丁教授对凌副院长表达了这个意向,此外,她已经研究了关于高山的很多资料,宇宙线研究也是她的本行......”

“你们打算怎么办呢?”

“我们将努力挽留丁教授,把她留在北京。有两种可能,是留不住,那么,已经云南省,做好接待准备,切实保证丁教授的健康,安全和在高山站的工作条件;第二,是留住了......”

“鲁宁,”叶玉菡打断对方的话头,“那么艰苦的地方,那么恶略的环境,能保证琼姐的健康和安全,能给她提供合适的工作条件?”

“玉菡你知道高山站?”

“病毒系去年准备跟高山站合作,到那里去寻找新的毒株,和进行宇宙线引起病毒变异实验,两个棒小伙子上去不久就病倒了!”人们都睁大了眼睛。

“那么,玉菡,”鲁宁凝视女病毒学家,“你看怎么办呢?”

“我看不存在两种可能。”叶玉菡表情从容,语气平静,“要留住琼姐,第二还是要留住琼姐!”

包括鲁宁,全场的人都很激动,但都沉默不语。

“你看呢,冠兰?”叶玉菡扭头瞅着丈夫。

“是的,玉菡,”苏冠兰擦拭着满脸泪痕,连连点头,“应该把琼姐留在北京。”

“不是‘应该‘”叶玉菡纠正地说,“而是必须。”

“可是,玉菡,”鲁宁目光专注,声音沉重,“丁教授个性很强,又刚从国外回来.....怎么才能留住她呢?.”

“是呀,怎么才能留住琼姐呢?”叶玉菡沉吟道,“同志们,大家说说吧!”

姚慧梧不知什么时候,悄悄走出了病房,这时悄悄踅回来,轻声说:“我刚才给院部和学部打了,他们说丁先生已经乘车去机场了,还说丁先生留了话给我,说是感谢我在她身边的工作......”

“这样吧,同志们,”叶玉菡一听,霍然起身,“我马上赶去机场,我去挽留琼姐!”

人们全都站了起来,目光凝集在女病毒学家面孔上。

“请同志们放心,”叶玉菡有点哽咽,但表情坚定,一字一顿,“我会成功的,琼姐会留下来的。”

“我也去......”旁边响起一个声音,同样哽咽。叶玉菡一看,失声喊道,“啊!冠兰!”

016

首都机场候机楼西端一间宾客室中,丁洁琼教授独自伫立在落地大窗前。猩红色织锦帷幕,朝两边拉开,中间只有约一米宽的缝隙,与玻璃之间还隔着一层薄纱,如蝉翼的乳白色纱帘。室内弥漫着昏黄暗淡沙发、茶几、博物架、屏风、地毯、画幅、盆景和盆花,都沉浸在朦胧之中,不像上午,到像暮曛时分。透过纱帘看出去,像置身于高空云层里似的,眼前一片迷茫......

丁洁琼穿着那件灰黄色风衣,随意扎根腰带,身材高挑,体态匀称,栗黑色的浓密长发,在脑后盘成圆髻。她双手抄在身后,面无表情,纹丝不动,俨如雕像。这是一尊女神雕像,“女神”就这样无声地看着外面界,凝视那云遮雾罩的一切。

她提前几个小时来到机场,她是次来到这座机场。场长本人显然是接到了,带着两个在候机楼前,恭候这辆黑色“吉姆”车,动手帮着把行李拎进高堂的贵宾室,让服务员送来茶叶茶杯和水果点心。当场长非常客气地询问丁教授,还有什么需要时,她也非常客气。然而很简单地答道:“直到登机之前,请让我保持孤独和安静。”

“好的,好的。”场长连连点头,右手碰了碰帽檐,敬礼后离去。丁洁琼把右手给司机:“再见了,年轻人,谢谢你这些天来的辛勤工作。”

年轻人眼圈红了,大概是想说什么,又摇摇头,跟场长和两名一起回身走了。从背影看,年轻的司机低着头,似乎是边走边擦眼窝。

目送他们离去之后,丁洁琼在地毯上徘徊片刻,走到落地大窗前,先把乳白色纱帘全部拉上,又把猩红色织锦帷幕,拉上大半,伫立在一片昏黄之中,用迷离恍惚的眼光,久久凝视外面......

中间部分省略......

这似乎与世隔绝的高山站里,都是年轻人,只有一对中年夫妇,他俩养的母鸡,居然还下蛋。不论全站一共有五六人,还是十多个人,反正必须等下“够”了蛋,每人都有一只时再吃!

情况汇报要求上级帮助解决的“困难问题”在美国,欧洲和是不可想象的,高压锅呀,治疗高山病的药物呀,“一公里”呀,变压器呀,居然还有手推车,毛驴和驴车。读着这些文字,丁洁琼当时直想流泪,今天回想起来,眼窝和心头仍然发热。多么可爱的人们,多么可贵的精神,多么美丽的灵魂!

高山站希望每年能有一两位“科学家”或“研究员”到山上来一两次的文字,尤其使女科学家怦然心动。如此艰苦卓越的环境里,他们想的仍是祖国的科学事业--仍是青年科研人员的培养......

此刻的丁洁琼,虽然面无表情,纹丝不动,俨如一尊雕像,实际上心情很不平静。透过薄如蝉翼的乳白色纱帘,她仿佛已经看见了云遮雾罩的乌蒙山。是的,山上非常艰苦,但她相信自己的身体素质,时间久了会适应的。宇宙线探索,从一开始就是她的本行,是高能物理学领域一个永无止境,奥妙无穷的分枝,那里的青年们多么渴望老科学家的指导,那里的人们都是“同志”是一家人,那里像天堂一样,远离尘世,远离痛苦,烦恼和污浊。或者,用她给苏冠兰一封信中的话说吧:那里没有欺骗,没有背叛!

17

笃 笃- -好像有什么声响,女科学家仍然纹丝不动,也不吱声。笃笃,是的,轻轻的敲门声。不等丁洁琼有所反应,贵宾室两扇厚重的门,已经被推开了,发出了沙沙声息。

“丁姨......”一个女孩儿怯生生的嗓音。女科学家连头也不回,冷冷道:“服务员,我已经请求过你们了。登机之前,请让我保持孤独和安静。”

“我不是服务员。”还是那个女孩儿,嗓音也更加怯生生,“丁姨,是我们......”

教授缓缓回过身来,没有表情,双手也仍然抄在背后,她的身躯忽然凝固了,双眼闪出惊异的光泽--她看见了苏冠兰夫妇,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圆脸姑娘。三位客人都站住了,都望着她表情各不相同......

“琼姐!”叶玉菡目光专注,首先喊道。刹那间,丁洁琼脸上掠过无数错综复杂,难以言喻的神情。但她很快恢复了常态,面孔上浮现出雍容的微笑,快步向前,落落大方,把右手伸给叶玉菡,“哦,真是失礼。刚才我还不知道是谁呢,原来是苏夫人,我们是第二次见面了。”

两个人的手刚刚碰到一起,叶玉菡就觉得丁洁琼右手冰冷,一股寒流霎时便传遍她的全身。

说话间,丁洁琼又把右手递给金星姬,同事笑着问:“刚才是你叫我吗?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小星星!”姑娘脱口而出。“小星星?”“哦,不,我真名叫金星姬。”姑娘脸红了,“小星星是我的乳名,老师们都喜欢这样叫我。”

“还是叫小星星好!”丁洁琼笑盈盈的,满含怜爱地为姑娘拂了拂额发,扭头朝叶玉菡说,“这孩子的两颗眼睛又大又圆,亮晶晶的,就像夜空闪光的星星,真好看,你说呢,苏夫人?”

“是的,琼姐。”叶玉菡微笑颌首,”大家都喜欢这孩子,真高兴你也喜欢她。”

丁洁琼依依不舍似的,在从姑娘脸上收回目光的同时,收敛了笑意,将右手慢慢伸给苏冠兰:“你也来了,苏先生。”

“琼姐......”苏冠兰喃喃道。他手足失措,似乎失去了反应能力。丁洁琼深深打量了苏冠兰一眼,收回右手,目光从叶玉菡和小星星脸上飘过,十指交叉摆在胸前,后退两步,感慨地说:“谢谢你们,在我离开北京的时候,来为我送行。”

“不,琼姐!”是叶玉菡的声音,“我们不是来为你送行的。”丁洁琼诧异的望着她。

“琼姐,我们确实不是为你送行。”苏冠兰说话显得很吃力,“我,我们是,是......”他终究没能说下去,代替他说完的是小星星,“丁姨啊,我们是来挽留你的!”丁洁琼的脸色略略一变。

“真的,琼姐,我们是来挽留你的。”叶玉菡的目光和口气都很恳切,“冠兰和我还有小星星和很多同志,都希望你留下来,请求你留下来,留在北京,留在我们中间。”

“留在北京吧,丁姨。”小星星的两只圆眼睛闪烁泪光,“那天欢迎大会之后,您回国的,不胫而走,大家都高兴的要命,特别是在科学院和各大学......”丁洁琼凝视着小星星。

“丁姨,还有几句话,也许是不该我说的,但我既然到了这里,急不择言,就都说出来吧!”小星星结结巴巴,脸憋得通红,“丁姨,您别太责怪苏老师,请您谅解苏老师吧!他是个非常好的人,很的科学家。他很爱您,痴情爱您几十年。为了等您,他结婚很晚,现在都快五十岁的人了,可两个孩子,女孩七岁,男孩才五岁!我敢说他今天还是爱着您的......”

“苏夫人,”丁洁琼语含嗔怪,朝叶玉菡笑笑,“你听这孩子在乱说些什么呀!”

“不!琼姐,请别再叫我‘苏夫人’了,亲友们都叫我玉菡,你也这么叫吧!”叶玉菡走上前去,挽住丁洁琼的一条手臂,带着恳求的语气,“还有,也别叫他‘苏先生’了,还是像当年那样吧:‘冠兰弟弟’”

“玉菡—你是叶玉菡?”丁洁琼睁大眼睛。

“是的,我叫叶玉菡。”“你就是当年—”丁洁琼大为震惊,“苏冠兰当年那位未婚妻叶玉菡?”

“是呀。”叶玉菡有点茫然。丁洁琼不着痕迹地摇摇头,无声呻吟。真的,丁洁琼知道苏冠兰结婚了,却没想到他的妻子正是叶玉菡,“仍是”叶玉菡,那个给她造成了终身痛苦,也因她的存在,而长期承受深重精神折磨的女人!

刹那间,丁洁琼想起太多的往事,想起当年给冠兰信中的话:天哪,在你“走投无路”之际,怎么就没想到我,怎么就没想到我们共同的未来呢?你怎么就选择了宣誓,订婚,投降,屈膝呢?我还没开始恋爱呢,便已遭遇失恋!我爱上的竟是另一个女子的“未婚夫”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你将为你的“订婚”和“誓言”付出代价,甚至是终身的代价......

丁洁琼写道:你给对方出了个“二十年”难题,这说明你不了解女性,不懂得上帝当初何以创造夏娃。女性是为了爱情而存在的,而正是爱情,使人类作为一个物种,生存和进化。比如我吧,别说“二十年”为了真正的爱情,我情愿付出终身......我尽量不提叶玉菡,这不是出于嫉妒或高傲,我只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实际上我一直惦记着她,关心着你与她的关系。

我几十次,几百次地反躬自问是不是我违反了道德准则?是不是我对不起那位沉默寡言,身世不幸的女子?丁洁琼还写道:我感觉到她绝非寻常女子,这种感觉越来越鲜明强烈!我凭着女性的本能,准确无误地知道:她有着罕见的人品和素质,性格坚韧,为人持重,有事业心,她是个好姑娘,她理应得到幸福......

图片/络

阳泉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渠县人民医院
贵州看癫痫好的中医院
遵义癫痫病康复诊疗中心
咸宁公立牛皮癣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