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青衣小说】死后重生

时间:2019-09-14 08:22:3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黑社会
我徘徊在玉兰的门口,我真不知该不该按她的门铃。我从阴曹地府带来的消息对她来讲,肯定太残酷了,她能不能相信?会不会猜疑?而一旦确定之后,又会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态来面对这冰冷的现实?我难以启齿,因为我是怕见到女人的眼泪,但我答应段玉的请求,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失信的。我考虑再三,还是拿出自己的手机点播一首《等你等了那么久》,歌声响起,房门突然打开,一个成熟美丽的女人从里面跑了出来,她开心的叫着:“段玉!段玉!你回来啦!我亲爱的,我太想你啦!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玉兰,我想给你个惊喜,我也想你。”我竟然想都没想,就这么应着她的话尾。玉兰这时才注意到在她门前放歌的人不是段玉,她诧异的杏眼大睁,满脸疑惑:“请问你是谁?你不是段玉!你怎么会在我门前放着这首歌?段玉呢?”“对不起,玉兰 ,我是段玉的朋友。我叫文鹏,他托我过来捎口信给你。”“噢,那就请进屋说吧。”玉兰马上客气的请我进入她的房子。
即将要结婚的女人,房间打扮得异常温馨浪漫,四周都挂满了她和段玉的合影,一束红玫瑰放在桌子中央,房间四角相连,彩带飘飘,五颜六色的千纸鹤承载着她对自己情郎的爱意与思念。我坐在一张靠墙的沙发上,玉兰给我端来一杯水,然后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我笑着叫她坐下,我饮了一口水,满怀忐忑的开始讲述自己的传奇经历。

四鬼相逢

王一霸
我,王一霸,名副其实。老子活了三十来个年头,吃香的,喝辣的雄霸一方,本人手下有几十号马仔,个个惟命是从,我是他们心目中地地道道的老大,我利用各种手腕为自己找了一把巨大的保护伞,我在我们A市中心开了间的一所娱乐场所“天上人间”,既能提供 服务,又能提供吸抽毒品,赌博,拳击等刺激性娱乐节目,每天都有大把大把的钞票进入我的荷包,名车,美女,阔房不在话下,老子过的是比皇帝还皇帝的生活,有谁不服,轻则卸胳膊,卸腿,重则毙命,弃尸荒野,只在眨眼之间。说实在老子现在玩的就是酷。
拥有黑白两道通吃的本领,我不断拓宽自己的业务,发展自己的势力,垄断市场,强收各行各业的保护费,我从不在乎自己手下用的是什么手段,我在乎的是结果。我利用金字塔式的管理模式,统揽全局,采用奖惩福利的办法激发手下马仔的积极性,让他们甘心为我卖命。
人怕出名,猪怕壮,我手下几个马仔在一次收保护费的时候,弄死了几个档主,影响很大,有人告到了中央,很快,我们市的副市长被,调查。保护伞没有了,我自知末日不远了,准备连夜转移财产到海外,遗憾“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由省公安厅厅长主抓此案,我一举一动都被监控,无路可逃,在一个深夜,被公安特警破门而入,逮捕入狱。审讯期间,我无所隐瞒,也就有恃无恐,人在江湖混,总有一天是要还的,我认罪伏法,法院判我个宰立决,我非常轻松,我相信我王一霸死后如能立即投胎,再过十八年,老子又是一条好汉,只不过是换个身份而已,何足惧哉?
4月1 日是执行枪决的日子,我不再留恋世间任何人,任何物,我已下决心,即使在阴曹地府不能马上投生,老子在下面也要做个霸鬼,我狂笑三声,饮弹后躯体重重的倒在地上。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什么东西楸起来,我睁开眼睛,四周空无一物,没有阳光,我轻飘飘的,我知道我死了,变成了鬼,现在正被两个一胖一瘦的鬼差一左一右的夹着,很快就被扔到一块空地,没等我开口,那个胖鬼便拿着文案对我大叫:“王一霸,你不是通过生老病死的正当渠道来的,不是善类,在人间肯定干足了坏事,给我老实呆着,”我王一霸何曾受过这端子气,我准备挥拳打过去,可是手足无力,根本不听使唤,我象一朵棉絮,清风一吹,便摇晃起来。这两个鬼差理也不理我,竟自走了,我只能乖乖呆在那儿,死前的想法如跌落冰窟窿里,我有了极不好的预感。
郑公明
我徘徊在省纪委招待所的三楼窗前,我被纪委传唤一两个星期了,我违法乱纪的事情证据确凿,这十多年时间,我利用手中的职权滥用私权,收了不少人的贿赂,充当了一些黑社会恶势力的保护伞,捞了不少的油水,具体是多少,我也不清楚,至少有好几千万吧,真是悔不当初,如今结果我比谁都清楚,尽管我在A市办了不少实事,但是功是功,过是过,的队伍是容不下我这种人的,所有非法得来的钱财全部没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枪毙。我无脸见人,我父亲是中国解放战争的功臣,我给他丢脸、抹黑,我不能再去接受审判,今天是4月1 日,我自我了结算了,省得再拖累儿女,三层楼高跳下去应该会没命的,现在是中午时分,人少,就这样,我爬上窗台,闭上眼睛,往下一跳,一阵风过,我人事不省,死了过去。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已被两个怪模怪样的鬼拖到一个空旷的地方,黑压压的一片,但我看见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旁边,我仔细一看,哇!真是阴魂不散如影相随,该死的王一霸,在人间把我拉下水,做鬼也跟着我,我怎么那么倒霉呀!王一霸也睁着眼睛,露着大珠子看着我。“郑市长,你真是我的好哥们,你怎么也来了?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该死的鬼地方有你做伴,我不再寂寞了,放心,只要我们两再度联手,我们照样可以出鬼投地。”我烦死了,暴叫:“你给我滚!老子再也不想见到你,你把我害惨了,我还有多好的前途,全因为你鸡飞蛋打,全部泡汤!”王一霸“嘿嘿”一声冷笑,“郑市长,话可不能这么说,当初你收钱的时候,可是极度贪婪的,怀抱美女的时候,丑态百出,我全把你的事迹做成碟子,你自己就是一臭鸡蛋!怎能怨得我这只苍蝇呢?”我的脸气成猪肝色,在这个无赖面前我真是毫无还手之力,我转过身去,不再理他。
刘一根
我是刘一根,三十好几了,都没娶到老婆,大家都讥笑我,叫我‘光棍刘’。这辈子真命苦,从小就没爹没娘,是奶奶把我带大的。小时候家没钱,小学都没毕业,就跟着几个大人到A市城里混,没有爹娘的管教,我学坏了,偷、抢、扒、摸,吃、喝、嫖、赌,什么都干,还进了几次牢房,出来后恶习难改,去年在A市的娱乐场所“天上人间”玩耍,经不住一个 的挑逗,同她上了床,染上了难以启齿的性病,真是无地自容,还好本人无牵无挂,不如死了算啦!或许下辈子能投个好胎,不再像今生这样猪狗不如的活着。今天是4月1 日,现在是下午了,我拿了一根绳子拴在房梁上,把脖子往里面一放,双腿一蹬,难受的挣扎了几下,便眼一黑,没有知觉。
许久,我突然听到两个说话的声音,一个说:“咱们怎么啦?今天真累,我们管的这块地方一下子来了几个不遵纪守法的混鬼。”另一个接着说:“是呀,我们得好好管教他们。”我明白了,我真成鬼了。我慢慢的睁开眼一看,一胖一瘦的两个鬼差就站在我的旁边说话,他们一看见我睁开眼,就凶巴巴的大叫:“走,快点跟我们去外面。”奇快的是我只能身不由己的跟在他们后面,我感觉到周围死一般的沉寂,我头皮有点发麻。就这么鬼使神差的跟他们走了一袋烟的功夫,我看见两个身影站在前方一动不动,等到我走近一看,我几乎叫出声来。三界真是太小了,在这个鬼地方都能见到他们,真是我的不幸,这王一霸黑社会老大,我曾是他手下的马仔,因为一次收保护费,我贪了私,被他设为黑名单,遭到毒打。而这个郑市长 的把柄就是我用数码相机拍摄下来的,真是冤家路窄,只是不知道他知不知这事是我干的,我心里没底,连忙跑到他们两人身边打招呼,奇怪的是,这两个家伙没有生气,也只是瞪着大眼睛上下左右的看着我,我越发的哆嗦。这时两个鬼差发话了:“你站在他们中间别动,等我们把今天一个带来,然后给你们宣布阴间戒律。”
文鹏
做人真的没有什么意思,活了二十多岁,就觉得腻了,听人家说神仙好玩,一生无忧无虑,活在九霄云外,吃的东西全是绿色食品,而且终生无病无灾,长生不老。周游宇宙,踩朵雨做的云,根本就不用担心什么尾气污染、交通堵塞,更不会有什么交通意外发生,人生能做一回神仙,夫复何求?
古来传说,上天为仙界,名曰天堂,中间为人界,名曰凡间,下则为地界,名曰阴曹地府。生活在天堂上人叫神仙,生活在阴曹地府的人叫鬼魂。从下往上难,从上往下易,因为做神仙要经历诸多考验,要经历上千年的修行,要做一辈子的好事,要大慈大悲,我做不到,可是要成为鬼魂,那还是挺容易的。
我在人间的酸甜苦辣咸的五味瓶里经受了爱恨情仇喜怒哀乐后,发现人就是那么一回事,想出不同的法子相互折磨自己。
经过再三考虑我决定到阴曹地府走一趟,如是乎,我做足了事后安排,我备好了亿万阴钱,准备到阴间谋个好差事,我买了法拉地跑车、苹果牌手机,还有各种款式衣服,等等。凡是人间名贵的,我不曾用过的,我都备好各种纸或其他材料做的模型。并且全在上面贴上标签。在人间我风光不起,在阴间我要做一回阔佬。我把它们堆在一起,一把大火焚烧,算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一切准备就绪,我到药店买了一盒安眠药,在4月1 日一个月白风清的夜晚,我用一杯凉开水将它们全部送到胃里。很快我倒在床上不省人事,也不知多久,两个衣着完全不是人间款式,只露着两对阴阴的眼珠子的鬼敲打我的门,说是要进行外来鬼口登记,我明白了,我已不在人间,成了阴曹地府的流浪鬼,我连忙向他们打招呼,把从人间捎来的红塔山香烟递上,这俩个鬼魂阴森森的一笑,就冲我怪叫:“一看你就知道你是偷渡来到阴间的混鬼,你从人间带那么一堆假钱想在阴间混得高官厚禄,可笑还有那么多随身家具,,你也不想想,如果阴间的钱要由人间来主宰,那阴间的经营机构岂不成了摆设?再说各地方的阎王爷都要等人间来发工资,他们还不成了人间的奴才?真是白日做梦,可笑之至!再看你那些手机,电视,小汽车,冰箱,洋房又有什么用?在我们阴间永远见不到太阳,见到阳光,你就魂飞魄散,况且阴曹地府没有发电机构,没有电视台,没有电信设施,所有的鬼魂在阴间轻飘飘的,走动没有声音,也不要吃什么东西,我们全部游离在虚无的空间,若不是人间捎来那么多垃圾,阴曹地府干净的很。”
我听了,嘴巴张得很大,如同神经短路,麻木僵硬。我傻了,是这两个鬼差在骗我?还是人间传说全部他妈的鬼话?如果真是,那我岂不是白死一回?我不由得心生悲来,哇哇大哭。这两个鬼差似乎一眼就看穿我的心事,他们冲我打叫:“别发呆了,后悔是没有用的,现在马上跟我出去,外面还有几个跟你同一时间来到阴间的孤魂野鬼,我们要对你们进行统一管理。”我还能怎么办呢?我只能身不由己的跟着他们出了自己的门,可等我再回头看我的房子时,全部都不见了,消失了,见不到人间任何东西,我惊呆了,人间就这样永别了,我怅然若失。身子轻飘飘的跟他们移动,只一顿饭的功夫,我便发现前面有三个鬼影子,我有点怕,可想到自己也是一个鬼了,也就无所谓了。
可是当我走到跟前,我不得不用手拭擦了一下眼晴,他们怎么就那么眼熟?我努力的寻找记忆,觉得跟他们在人间没什么交情,噢!对了,我前天在报纸上看见了,就那个肥头大耳,眼露凶光的家伙叫王一霸,他是我们A市的地头蛇,无恶不作,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现在也变鬼了,不能在人间作恶了。那个官模官样的人不就是郑市长吗?我记得他在我们居民区视察过,脾气很大,后来听说被了,怎么也成鬼了?中间那个猥琐的家伙我见过多次,就A市一个小混混,光棍刘嘛,怎么也来了?哎!跟这些家伙在一起做鬼,肯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真是倒霉透顶了,庆幸的是他们并不认识我。


鬼规戒律

四周死一般的沉寂,我刚过去在郑市长的旁边站好,胖鬼差便发话了,他先用他那双阴冷冷的眼睛搜了我们一眼,我们便感到背心发凉,等到他用象被什么东西卡住脖子挤出来的声音,就更加让我们恐怖。
“你们给我站好,根据我们两长期以来的工作经验,我们知道你们在人间都不是一些好东西,在人间,我们阴间所有鬼魂羡慕的地方,你们不好好做人,好好做事,是些不良分子。我现在给你们介绍我们两,我是搜魂,他是取魄,我们俩负责你们A市这块地方的鬼魂管理工作,免得你们这些孤魂野鬼祸害人间,坏了地府的名声,你们给我听好了,在这里,你们没有反驳的权力,只有老老实实听从我们的安排,好好地接收管束,去除你们身上从人间带来的恶习,我们才能送你们到地府投胎转世,如又不听劝告,顶风作乱者,我们有权先宰后奏,让他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下面由取魄给你们介绍阴间的具体情况。”
取魄先干咳一声,然后用夜猫子似的声音宣读他手中的一个公文册子:“你们给我听清楚,天堂、人间、地府三界全归玉皇大帝管辖,但是三界有各自为政,互不干涉,全部尊从着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天堂一天,人间一年,人间一天,地府一年,天堂人间的情况我们无需了解,也了解不了,但你们现在必须了解地府的规规矩矩。”取魄停顿一下,然后用眼睛扫了我们一眼,继续说:“你们现在并没有进入真正的地府,而是在地府与人间的中间阶层,也就是阴曹,所以你们头脑里还残留一些人间的记忆,还能想起一些人间的事情来。但是你们经过七七四十九天后,你们会脑目清明,心无杂念,那时你们该洗尽人间的戾气,做到真正的返璞归真。这时候,我们再给你们喝一碗忘情水,然后把你们干干净净的送入地府,由地府的官员对你们的前世今生进行审核后,分批发落。等你们在地府呆上九九八十一天后,阎王爷依次安排你们投胎转世。”

共 1440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以文鹏从地府回到阳间,替在阴间认识的段玉给阳间的女朋友玉兰带口信为切入点,开篇给读者一个很大的悬念,吸引人继续读下去。接着用倒叙的手法详尽地把他在阴间的遭遇过程一一向读者娓娓道来。在地府,称霸一方的黑社会大佬,贪赃枉法的郑市长,还有染得五毒俱全的刘一根,形形 之辈,无论生前是什么人物,作了恶,到了阴间,都是要受到惩罚和改造的。文鹏因为生前品行端正,所以阎王爷格外开恩把他遣返人间。故事到这里,作者突然笔锋一转,把读者引向了文鹏自杀未遂在病房醒来的一幕,为文鹏从阴间归来作了一个很好的衔接,原来只是迷梦中的一段奇遇。作者以传奇的形式,丰实的内容,给读者奉献了一篇精彩的小说,生动的描述,让人如身临其境,再加上神秘的色彩,赋予了小说别样的魅力!欣赏荐阅。感谢赐稿青衣,问好作者。【编辑:纳兰明慧】【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X012092804】
1 楼 文友: 2012-09-27 16:14:12 祝作者佳作不断,期待着再阅,遥祝秋安! 慧眼观世态,拙笔写炎凉。
回复1 楼 文友: 2012-12-27 10:18:41 谢编辑辛苦点评。
2 楼 文友: 2012-12-19 2 :44:01 深夜读书,读到此文,为这触笔的意蕴震撼,欣赏佳作。
回复2 楼 文友: 2012-12-27 10:19: 1 感谢朋友光临。
 楼 文友: 2012-12-26 22:27:24 颇具浓厚的传奇色彩,超凡的想象,塑造的人物形象性格鲜明,表现了作者丰厚的驾驭能力,拜读,问好月亮
回复  楼 文友: 2012-12-27 10:21:12 谢朋友光临,谢点评。宝宝积食拉肚子的症状
婴儿流鼻血
供血不足容易缺氧
三岁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